【文汇报】王逸平:新药研发 从来没有"孤胆英雄"

  

王逸平说:“只有把研究做到极致,才能做出更好的药●! (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供图)

  本报记者 许琦敏

   找王逸平采访,遭遇了无数推脱。行程繁忙是常见理由——他不是忙于实验室,就是经常出差,与制药公司谈合作。不过,他最坚持的一条理由却是:做新药,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是自己的功劳,它一定是各个团队合作的结果,没理由宣传我一个人。

  在王逸平的事迹中,最主要的是他领衔药理研究的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,历经13年获国家食药监局新药证书,目前该药已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,累计销售额突破100亿元。他的工作的确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但非常关键,因为那一霎的发现与激动,奠定了让丹参从传统中药走向“中药现代化”的基础。

  很多同行都说,王逸平对做药“有感觉”,新药研究意识强●!捌涫担鲂乱钅训悴辉谟诩岢郑谟谥篮问备醚≡穹牌●!蓖跻萜饺衔鲆葱轮荒艽幽ロ轮欣矗挥信哪源奶焐楦小

  做新药,如同雕琢一块美玉 

  “新药不是做出来的,而是发现出来的●!蓖跻萜剿担赜谛乱┭蟹ⅲ畛<奈蠼饩褪侨衔灰业揭桓隹赡苁恰靶乱┟缱印钡幕衔铮偷们Х桨偌瓢阉涑梢┪铩5导噬希饩腿缤∮瘢械谋旧砭褪敲烙瘢比恢档没ㄐ牧Φ褡粒行┍局适峭缡匀痪鸵牌6蟹⒌拿恳徊剑荚诳辞寤衔锸欠裼谐梢┑摹氨局省薄

  1992年,由于采用了水溶性成分研究技术,丹参的新药研究从它的脂溶性成分为主,转变到了水溶性成分上。一天,王逸平正在为同事送来的100多种丹参水溶性组分和化合物做测试,丹参乙酸镁的实验数据突然令他眼前一亮:它的生物活性特别强,这意味着它是做药的“好苗子”。再分析了它在植物中的含量,居然高达3%-5%●!要知道,一般天然植物中,某种特定化合物的含量多在1%以下,有的甚至不足千分之一。

  “这可能就是丹参中最主要的药用成分●!被谡獾懒楣猓跻萜酱焱哦咏辛松钊胙芯浚丛煨缘靥岢隽艘缘げ我宜崦疚柿靠刂票曜迹囱兄频げ味喾铀嵫畏壅爰痢

  在此之前,丹参作为我国一味传统中药,无法用现代药物的标准,对以其为原料生产的药物进行质量控制●!坝辛酥柿靠刂票曜迹还懿慷啻螅げ味喾铀嵫畏壅爰炼枷褚桓瞿W永锟坛隼吹摹●!彼担蹦晁翘岢稣飧霰曜际保芏嘧家根本无法接受这个观念,他和同事几乎每周要汇报、解释,才让同行专家慢慢接受了这份标准。

  王逸平回忆,接手这个药物的绿谷集团董事长吕松涛当年说,他能把这个药卖出30亿元,自己还觉得不太相信,但现在销售已过百亿。目前,他与整个团队正协助绿谷,推动该药物在欧盟注册上市。

  药物研发中,要经受的失败远比成功多。最近,王逸平决定放弃一个坚持研究了十几年、已经申请了国际专利的化合物,因为他感觉用目前的技术手段,无望将其变成新药●!懊扛觥乱┟缱印枷褡约旱暮⒆樱嵫苑牌峭纯啵滥笞〔环牛纯唷●!彼衔谛乱┭蟹⒂斜匾⒏侠淼暮蜓⌒乱┨蕴疲荒馨驯蟮难芯烤眩对谖尬降摹凹岢帧鄙稀

  新药研发加速需大平台协作 

  多年从事药理研究,除了丹参多酚酸盐,王逸平还领衔治疗心脏病的创新药物舒欣啶的药理学研究,并由此与所里新药研发平台相契合,发展起心血管药物研究的药效学评价平台和体系建设。

  “新药研发领域,没有单打独斗的孤胆英雄,整个过程如同流水线一般,每个环节都得做强,才能更高效地出新药●!蓖跻萜剿担┪锼丫岢至耸嗄辏欢洗蛟焐缎乱┭蟹⑵教ǎ昀葱乱┭蟹⒌男蚀蟠筇嵘

  “不管怎样,做事要认真、踏实,坚持原则,不能改变●!彼担谧罱乱┭芯抗抑氐闶笛槭揖侔斓囊┭把鼐方蔡成希隽艘桓鎏馕按杏氪葱隆钡谋ǜ妫砸┪锼氨部蒲Ъ摇扒笫怠⒋葱隆⑿鳌⒎钕住本竦拇校且┪锼判阄幕⒀锕獯蟮幕K匾淞艘桓鍪吕阂┪锼词既苏猿胸牛八路淖笥铱诖鞣乓话鸩瘛蟊呤亲约旱模美吹阊蹋挥冶呤鞘笛槭业模美吹忝浩啤●!惫椒置鞯秸庵殖潭龋趸嵩俳鋈说檬А⒗妫艉偷娇蒲兄腥ツ?

  新药研发也如逆水行舟,即使药物已经上市,但背后的研究还会继续。如今,王逸平仍在为丹参多酚酸盐做深入研究,并不断将新的发现加入到药物生产的内控标准中。他说:“只有把研究做到极致,才能做出更好的药,不仅在市场上屹立不倒,更造福老百姓●!

(原载于《文汇报》2015-05-03 第1版 要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