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民晚报】全国创新争先奖章获得者丁健:做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药,也让中国原创新药早日走向世界

  已经年过花甲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丁健,每天还忙碌在博乐体育实力的实验室里,不仅为新药研发的每一个环节把关,还关心着每一项科研成果的转化落地。
  自1992年从日本留学归来,丁健一直在潜心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肿瘤新药。他的愿望从没有变过:“做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药”。28年过去了,岁月染白了他的黑 发,也见证着他不变的初心和不懈的努力。
  日前,在“庆祝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暨全国创新争先大会”上,丁健被授予第二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章,他也是上海三名奖章获得者之一。在丁健身上,还有很多闪耀的光环:国家自然科学奖、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、谈家桢生命科学成就奖……但这些在他看来不足为道●!爸挥形颐茄兄频睦习傩沼玫闷鸬暮靡┱嬲度胧谐。旄S诨颊撸胖档们熳:托●!倍〗⊙纤嗟厮怠
  “九死一生”却从未放弃原创
 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事业有个美丽的开端,但丁健的做药之路,却是以失败开始的。上世纪90年代初,药物所张金生教授发现了一种具有抗肿瘤效果的天然化合物“红根草邻醌”,经过结构修饰和丁健研究组的药理学研究,最后确定为“沙尔威辛”这个抗肿瘤候选新药●!拔颐茄芯苛私辏踊衔锏搅俅捕冢谥匾跗诳戏⒈砹私20篇相关机理的论文,但因为临床未取得预期疗效最终失败●!倍〗〉挠锲辛髀蹲乓凰恳藕丁
  新药研发从来不会是一条坦途,从数万个化合物中筛选出候选化合物,再优化过程中又要合成成百上千的化合物,能够推向临床的,不足百分之一。十种新药进入临床,也往往“九死一生”。丁健告诉记者,研发新药的周期长、投资大、风险高,但这关系到百姓的需求和国家的安全●!安├痔逵盗ψ鲆┤说摹颉褪谴葱拢呐略倌岩惨岢衷础●!倍〗〖岫ǖ厮担耙蛭淮葱拢兔挥谐雎贰●!
  在丁健从事的抗肿瘤药物领域,有很多进口药物。不过,由于人种、环境、生活习惯不同,肿瘤的类型也有不同。例如我国高发的肝癌、食道癌和鼻咽癌,并不是国外制药公司所重点关注的●!拔颐侵泄巳褐懈叻⒌闹琢觯捅匦胍芍泄目蒲Ъ易约豪囱蟹⒁┪铩●!倍〗∷怠
  要知道,一粒进口抗肿瘤药物,动辄数百元甚至上千元人民币。这对很多患者家庭来 说,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●!叭绻100个患者,却只有两三个人负担得起这种药,那这项研究的应用价值就大打折扣●!倍〗∷担拔颐且鲆┬Ш茫⑶胰美习傩沼玫闷鸬暮靡●!
  让中国原创新药“扬帆出●!
  2015年,丁健作为首席科学家牵头的中国科学院战略先导A类科技专项“个性化药物
  ——基于疾病分子分型的普惠新药研发”正式启动,目标是对病人开展精准治疗。这一专项以肿瘤、糖尿病、神经精神类疾病等中国人群高发的复杂性疾病为切入点,旨在针对敏感人群研发适合规模人群的个性化新药●!盎毓防捶治觥扯痢氖О埽 很重要一点是当时搞不清楚在临床上要治疗怎样的病人●!
  丁健表示,团队2012年就提出了要做个性化药物的想法。为此,他带领药物创新团队搭建了符合国际规范和水准的覆盖分子水平、细胞水平和整体动物水平的系统化三级抗肿瘤药物评价平台;建设了“抗肿瘤药物研发、敏感标志物探究、耐药机制探明,以及联合用药方案制定”四位一体的药物转化研发平台;布局了蛋白激酶、表观遗传、肿瘤代谢、肿瘤免疫微环境四大研究领域,储备了一条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抗肿瘤药物研究管线。
  “我们现在通过生物标志物来做药。目前我们有5个原创新药在欧美开展了临床试验●!倍〗⊥嘎叮袄鏓RK抑制剂、EZH2抑制剂、c-Met抑制剂等,近日PI3K α抑制剂CYH33又获得美国FDA的临床试验默示许可,拟用于治疗晚期实体肿瘤。此前的研究也显示,CYH33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初步临床疗效●!
  时常告诉自己“只争朝夕”
  和往常一样,丁健还是喜欢待在实验室做研究,还是乐于和学生们共同分享点滴收获。他告诉记者,能够获得“全国创新争先奖章”,是团队这么多年共同努力的结果,包含着团队成员和大量学生们每个人的心血。自己只是作为其中的代表罢了。
  “我还清晰地记得,我留学回国时带了一挞塑料袋,因为那时候国内超市也非常少。也记得我担任药物所副所长期间,有一次与日本的医药企业商谈国际合作,参观完太原路园区后,就再无音讯,这是因为我们的园区太破旧了●!倍〗∷担暗潭碳甘辏颐且丫⑸朔旄驳氐谋浠婀那看蠛头比俑枰┪锼碌姆⒄够觯舛杂诳萍脊ぷ髡呃此嫡娴氖歉龊檬焙颉N颐且嬲晌揭┣抗鸵谠凑馓趼さ缆飞侠渭鞘姑η靶小●!
  他坦言,在抗肿瘤药物领域,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,处于“跟跑”的局面尚未突破●!八健堋侵傅谝桓霭械愕姆⑾滞ǔJ枪獯笠┢笕〉玫摹●!倍〗∷担暗肿丛谥鸾ジ谋洌罹嘣诼醵獭T嚷浜蟀倜祝衷诳赡苤挥腥氖椎木嗬肓恕●!
  令人欣喜的是,在抗肿瘤药物研究领域,我国部分研究成果已经可以与国际领先水平比肩而行。尤其是在个性化研究方面,我国已与世界同步开展研究,并争取一定的引领 性。
  “我常常告诉自己要奋发图强,只争朝夕●!倍〗∷担澳昵崾鄙仙较孪绲木谖倚闹懈蚕铝思夜榛常乙簿:屯哦铀担隼习傩沼玫闷鸬暮靡弥泄蒲Ъ掖粗频男乱┰缛兆呦蚴澜纭●!彼屯哦佑懈龉餐拿蜗耄俟迥辏嘀泄吹男乱┚涂梢栽旄V琢龌颊摺#ㄐ旅裢肀 记者/郜阳)